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9 14:12:1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着疫情防控推进,核酸检测的规模不断扩大。最初,只有新发地相关人员接受检测,之后,新发地周边地区、封闭小区、中高风险地区乃至一些低风险地区的居民也开始接受检测。在医院,核酸检测门诊成为最火爆的科室,人们出于筛查、就医、出京等动机,将号源一扫而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时,核酸检测还不是一个全民皆知的词汇,就连疫区中心的武汉,也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核酸筛查。短短几个月后,“核酸了么您呐?”“阴着呐!”成为北京的民间段子,一个集中监测点的日采样量,可以直逼一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对比这两波疫情,第一波是散发、单个的病例,来源清晰,我们卡好入口的点位,有针对性地进行检测;新发地是突如其来的本地疫情,由一个病例引出一个市场,这个市场体量之大,所波及到的人群之广,如果没有即时介入,后果不堪设想;但如果不能立即得到核酸检测结果,战线必定会拉长。”王全意说,“我们在上一轮疫情时积累的经验、两个月‘空窗期’中积攒的资源,是这次快速应对的基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民间在对新增病例“双无身份”进行本能求解——“西城大爷”无出京史、无外来人员密接史,这怎么可能?诸多猜测,最终总与京外感染关联起来,人们相信,北京不可能再有新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重点关注案板、刀、台面、秤,这些摊主自己能接触到的东西,采了一百多个摊位;很怕出现经空调传播,对进风口、出风口也进行了采样。那儿环境不好,怀疑已有人感染,就叫他们都集中管理了。”翟曙光回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1号病人”与一日溯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鞭炮厂爆炸腾起“蘑菇云” 村干部通知紧急撤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数月累积的经验与资源,让这场疫情得到了最快的控制。之后的二十多天里,所有新增病例都与新发地有或强或弱的关联,验证了最初22小时的推论;“围剿战”的第26天,新增病例归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29日,地坛医院,新发地聚集性疫情首例出院患者与医生告别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数月相持后,“新冠”似乎早已败退。相比数月前“外防输入”的阻击战,如何扑灭城内突如其来的“火势”,似乎更考验技巧。